《人间无常》-1

  演员其实是一个很过瘾的职业,因为可以有很多机会去演绎不同的人生,人生苦短,并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能像影视剧中那般跌宕起伏,轰轰烈烈,大多数人不过是求着三餐温饱抑或家庭安顺,就此无风无浪地从出生步入死亡。

  大概是如此,演员的身份便又多了一分令人向往之处,而很多演员似乎都有这样一个期待:演一次坏人!

  穷凶极恶的杀手,或者精神分裂的患者,再或者,十恶不赦的恶人!

  似乎,都当惯了好人,就是想要有那么一次机会可以试一试当恶人的滋味,如果不能在现实当中做一回坏人,那么就在虚幻中,在世界和旁观者都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把内心蠢蠢欲动的小恶魔,释放出那么一点点。

  演一回坏人,越坏...

《锁灵龙》

润玉继任天帝之后的一千年,六界生平,四海安稳,妖界近日却频有异动~

传言妖王余琰真身乃一尾红狐,其生性暴虐,奸诈无比,纵容手下频频滋扰人界,甚至上犯天威神权~

众仙家向天帝进言:
“陛下,此等妖邪一日不除,恐六界难安!”

天帝踟蹰:
“天家出兵并非儿戏,岂可偏听传言,那妖王究竟如何,且待仔细查证之后再做定夺吧。”

于是遣人前去调查,可回报之时仍是众说纷纭,不一而足。

有人说那妖王果然如传言那般凶残,嗜血啖肉,可怕至极!

有人却说,那妖王风度翩翩,面冷心善,从未伤人害人,从前种种,不过是虚妄谣言。

一时间朝堂纷乱,天帝不堪其扰,广袖一挥:
“本座亲自下界查验!一切且待本座归...

旭润?

龙凤呈祥~龙章凤彩~

嗯~
或许可以安排一下子

《锁灵龙》

  龙鱼族公主簌离留下的竹简中有一卷赤红色血书,唯有阴气极重的女子可见其真意,因而润玉从未知其内容。

  邝露深得润玉信任,能触碰润玉所有的物件,便在一次收拾书卷时无意间见到了这卷血书。

  血书记录的是一项秘术,可穿越时空,偷天换日。

  邝露倾慕润玉日久,却眼睁睁看着他满心满眼都是另一个人,邝露心中痛惜,比起让润玉回心转意,她更希望润玉能脱离苦海,不再伤害自己。

  邝露于是修习卷中秘术,由此在时空中自由穿梭,更早遇到润玉。

  彼时的夜神殿下温润如玉,心无城府,眉眼间尽是月华般清幽的明朗之色。

  邝露亮明身份,诚意结交,润玉便也不似当初疑她是她天后派来的奸细,...

我在你身后

      唐新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他确认这不是自己的错觉。

  每次走在僻静处时背后莫名的响动,回过却空无一人,可是只要再接着往前走,那身后的动静便又会再次响起。

  今天是这个月的第十一天,也是唐新被跟踪的第十一天。

  前方是昏暗的小巷,而后方是宽阔的大马路,夜已经深了,街上空无一人,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亮着昏黄的光。

  唐新握紧拳头,咬咬牙继续往前走。

  他的家就在这小巷尽头,只要急速跑过这条小巷就能到家,打开门开灯躲进去,再把门锁住,大概...

《熊孩子是怎样炼成的》

见过熊孩子吗?


不说人性本善或者本恶,只能说人性本空白。


小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对一切都是陌生的,慢慢成长的过程其实也是对外界不断探索的过程,或者说试探更合适。


试探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什么事做了会被人赞同,什么事做了就是大逆不道,在这不断的试探过程中,小孩儿会慢慢形成自己的三观,并且逐渐建立和完善,而这些就成了他日后的立身之本。


后来,这个孩子长大了,他想做点生意。


他有一项很厉害的技能,就是捏娃娃,娃娃捏得好看,往外一推,不少人喜欢。


于是,他开始卖试探着把娃娃卖出去。


小时候他试探的是这个世界,要卖娃娃的时候呢就开始试探这个市场。...

《欠儿》

向南原本很不喜欢米乐,可最近却忽然对他来了几分兴趣。

这兴趣源自吴措。

向南清楚的记得,米乐原本跟吴措是没什么交集的,吴措这人姿态颇高,一般人根本不放在眼里,饶是米乐再蛮横,在吴措看来也不过跟小孩儿过家家时披着红布扮大魔王的幼稚鬼似的,不会刻意多留意。

而米乐似乎格外讨厌吴措,那种讨厌跟对向南和胡真的不同,那是一种恨不得想要将对方揍倒在地,却又不知从哪下手,只得在原地打转,时不时扔块石头挑衅两声的讨厌。

自从向南跟吴措成为好朋友之后,米乐这股子讨厌似乎更加重了些,以往欺负向南时不过说一些听起来没什么营养的狠话,最近这些话却都开始有了实质性内容,每次换着词儿,天天不重样,却总围绕着吴措。...

《命犯桃花》番外



贺缇娜被传了绯闻,对象是深度发觉一年前刚推出的小生,名叫安合,两人被拍到深夜密会,灯光昏暗,拍照的距离又远,脸都看不清了,只有两个模糊的人影,依稀能分辨出身份。

两人都已名气斐然,加之贺缇娜身份特殊,这样的绯闻自然被人津津乐道,好事者开始刨根究底,很快竟挖出两人原是初中同学,家中长辈也私交甚笃,安合也是因为上一辈的关系,才推掉了其他公司的邀约而直接签约深度发觉的。

这样的爆料一出,看客更是沸腾了,一时间,关于两人的绯闻甚嚣尘上,频频占据微博热门及各大娱乐头条。

陶桃刚开完会,助理还没来得及将摊开的文件收拾好,贺缇娜就冲了进来。

她冷着脸,下巴微挑,远远睨着陶桃的助理:
“我有事要跟桃...

《三爷和伍总的那些事儿》

  敖三在深度发觉占股35%,是深度发觉最大的股东,几乎是烧着半座金山将深度发觉从籍籍无名的小公司捧到了现今无人能敌的绝对地位。

       人人都说三爷慧眼识珠,深谋远虑,不然当初怎会为一个即将倒闭的小公司一掷千金。

       其实,这与敖三的思虑无关,事情起源,不过是一枚未能被归还的硬币。

     伍扬创立深度发觉说起来不过是一时兴起,行到难处,资金链断了,公司难以为续时其...

《第二人生3》

所有角色预告都完成了~

法医、调酒师、牙医、刑警队长、地下拳击手、狙击手、纹身师、痕检、监狱长、入殓师、律师

你们最喜欢谁呀?

温水煮青蛙这种事分三步

第一步:用让青蛙喜欢的事物诱惑一堆青蛙心甘情愿地爬进锅里;

第二步:挑个好日子点火,火势要逐渐加大,不能操之过急;

第三步:当有青蛙发觉危机要逃的时候,就丢两颗糖,给点甜头,小青蛙们又狠不下心离开了。

后来怎么样了呢?

后来,火堆被围上了一层壳,镶金嵌玉,从外面看实在光鲜亮丽得很,而那些青蛙大概还是离开了一些,可探头去看锅底他们曾呆过的地方~

呵!那里已是金山银山~

一分一厘,都是从青蛙身上剥下的皮!

《第二人生1》番外:《水火》-N

全公司筹划已久的演唱会,万人体育场,简亓驾着被下了药的程以鑫,在众目睽睽之下,自高台狠狠推下,粉丝疯狂地朝他涌过去,像是要将他撕碎般,他却静静站在原地,微笑着摸出手机,拨通了陶桃的电话。

陶桃手指颤抖,点了几次才点开通话键,她气息不稳,且急且气,声音有些抖:
“简亓……快跑!”

简亓仍是站着没动,与她遥遥相望: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那天喊的天泽是谁吗?”

陶桃咬着唇没说话,眼眶却红了,简亓缓缓笑起来:
“是你……”

“陶桃是你……”
“陶醉是你……”
“我心心念念的天泽也是你……”

           ...

来呀~快活呀~

总算出来了~

链接见评论哈~

《第二人生1》+《第二人生2》+《祺泽番外》+《敖桃番外》

一次性总和!

《第二人生Ⅱ》——后记



终于完结了,有很多话想要说,就在这里跟大家说一说吧。

其实刚开始写《第二人生2》的时候,我有点担心,因为这个时代背景首先跟现实相去甚远,那么人物的设计即使我尽量往他们本身的性格去靠拢,可是肯定也会跟现实有所差异,我其实很担心大家接受不了,其次,这样一个抗战的年代,本身就极具悲剧色彩,可以这样说,当我选择了这样的时代作为故事背景的时候,便是同时选择了浓重的悲剧氛围作为本文的基调。

故事从开头到结尾都是我在一开始就设计好的,但是敖桃的感情线其实并不在我的计划内,只是当故事在进行的过程中,这条线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我想这就像我之前说过的那样:故事其实是有灵魂的。

这条线的出现给整个故事增...

《第二人生Ⅱ》完整版

9W字完结


字数太多了,这里发不了,链接见评论哦~

《第二人生Ⅱ》-32

  上海滩的夜从来喧嚣,不曾有过一刻静谧安宁,而今晚,似乎格外热闹些,只是这份热闹并不源于歌舞升平花好月圆,也不依赖异腔洋曲靡靡之音。

  今夜的声响是枪炮刺耳的轰鸣。

  长靴踏过柳绿花红,硝烟遮盖花灯如昼,报丧鸟自屋宇间滑行而过,声声嘶鸣,如泣血般撕裂夜幕。

  小泉晋三的第二十九军从北方一路打到上海,未逢敌手,自从在上海驻守后,多方拉拢上海当地老派权势,一面利诱一面威逼,法子换着使,几乎将大半个上海滩教化为第二个东京。

  这许久的时间以来,除去那些暗处的隐藏者时不时的小动作,就连根基最深的清洪帮也从未与他们正面对抗过,小泉这些年来几乎顺风顺水。

  安生日子过久了,再...

《第二人生Ⅱ》-31 ​​​​

       达西的人是循着枪声赶过来的,比小泉晋三的巡防军稍微晚了一些。

       巡防军正在做清查,见到他们也不过匆匆敬个礼便继续忙碌起来。

       现场一片狼藉,十来个特工总部的人无一生还,几乎每一个人都是三枪之内毙命,可见与他们交火的人必定训练有素。

       而在那一片胡乱横陈的尸体外

《第二人生Ⅱ》-30 ​​​​

        伍扬刚处理完几分文件,头脑有些昏沉,摘了眼镜,慢慢捏着晴明穴,脑袋无力地垂着,仅凭两只手指撑住。

        陶桃带人出了外勤,时间实在有些晚了,大楼里静得很,只有院中偶尔传来几声犬吠。

        伍扬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随即起身关了灯要往外走。...


《第二人生Ⅱ》-29

      达夏不见了。

      陈尔傍晚时分发现这件事时并没有太在意,达夏年纪小又好玩,时常在外野,可慑于达西的淫威还是会乖乖压着门禁时间回家,除去上次被行动处误捕的意外之外,从未犯过这个忌讳,所以即使天色渐暗了,他也没有太过担心,只是吩咐厨房备了些小米辽参粥,想着等达夏回来了正好能吃上。

      直到达西房中乍起一声爆呵。...


累了吧

太垃圾了了!!!!我都走链接了还屏蔽我!!!

唉,这是6.11发的文啊,到底搞哪样啊啊啊啊

再来一次吧!!


《第二人生Ⅱ》-28 ​​​​

       程以鑫睡得极不安稳。

       他的梦里都是动荡的光景,烟雾浓重,耀目的光芒自重重烟幕后一束束刺来,晃得他睁不开眼。

       心脏像是被什么揪住了,一阵阵针刺般的疼痛感。

       有一个声音忽远忽近,是机械规律的敲击声,一下一下,像是利刃般要撕裂他的头颅。...


有小可爱提醒我这几天中考的人特别多,让我下笔千万控制力度~

嗯~我觉得有道理!

所以这几天就不发《第二人生2》了~

我会写好然后设置定时发布~

14号中考结束之后陆续放出~

大家中考加油!!!爱你们哦么么哒😊

嗯!

别人交朋友看脸,我们玺达不一样,他是看感觉的~

我们吴措和达西都是性情中人!


过节的小可爱们~今天要吃糖吗?

《第二人生1》+七折番外
《第二人生2》+敖桃番外

番外篇作为福利,只在本子里出现~

我来问问,谁想要呀?

《第二人生Ⅱ》-27

       简亓昨晚回来后便一直在喝酒,后半夜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直到第二日晌午才醒。

       他躺在隔间的长沙发上,浅棕色的真皮欧式大沙发虽也舒服,却总是比不上简公馆的高床软枕,简亓活动了下手脚,只觉得浑身都疼。

       “简亓……”

       鹅黄色蕾丝长裙的女孩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个...

《第二人生Ⅱ》-26 ​​​​

      敖老爷子有七房姨太太,老爷子重情,每一房太太都是明媒正娶的。

       敖三从记事起,每隔一两年便要随着父亲一同迎新姨娘进门,妾室进门是不能着正红的,只能取次色粉红,虽说也是灵巧的苏州绣娘造的好衣裳,可终究比不得正红的凤冠霞帔那般艳丽。

      而正红色的凤冠霞帔,敖三只在娘亲的金漆梨木柜里见过,那是娘亲的嫁衣,红艳似血,绣龙凤呈祥。

    ...

我大概很快要出本,需要封面图~

第二人生系列:1+2+敖桃番外+未放出番外

各位小可爱有画手大大可以推荐合作的吗?

如果没有我就自己弄图了哦~

你们可是了解我的~

《第二人生Ⅱ》-25 ​ ​​​​

  伍扬被张专员拽着下车的时候忍不住想笑,又怕被张专员看见,只好撇开头,把笑声都闷在嗓子里,却忽略了脚下的路,冷不防一个趔趄,身子不受控得往前扑了过去。

  张专员刚下车,自己也没站稳,被人从背后一个猛力突袭,自然是受不住的,晃悠两下,哎呀哎呀地叫着就摔到了地上。

  张公馆外的马路素来是干净的,却也有不少尘灰,两人就这么直愣愣地摔下去,自然沾了一身脏污,来开门的刘妈吓了一跳,一叠声喊着小少爷小祖宗的跑过来要扶他二人起身。

  张专员却忽然来了兴致般扯着伍扬往旁边一个翻滚,躲开了刘妈,又嬉笑着地抬起自己灰扑扑的手掌往伍扬脸上乱抹,看他被自己抹得灰头土脸便又笑倒在他身上。

 ...

© 春风十里不如你了 | Powered by LOFTER